非洲,是陷阱还是机遇? (第1页)-行业新闻

非洲,是陷阱还是机遇? (第1页)-行业新闻

* 来源: * 作者: * 发表时间: 2020/04/25 0:37:18 * 浏览: 0
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正在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淘金热。是非洲。尽管人们对非洲持乐观态度的原因很多,但数字足以说明一切:据媒体报道,过去10年中,在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10个国家中,非洲占据6个席位,加纳位于非洲西部,于2011年进行了更改。它以13%的增长率在全球排名。这样的数字使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在全球经济动荡的尘埃中像一颗本地钻石一样闪闪发光,吸引了全世界“淘金者”的注意力。来自中国的“淘金者”也用数字证明了它们的存在:南非标准银行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自2002年以来,中国出口商在非洲的市场份额增加了3%。去年非洲进口总额的16.8%。在过去的四年中,中国公司在机械,汽车和电子产品的销售中获利。互动主题:中国公司如何吃“非洲蛋糕”?但有趣的是,今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悄悄调低了对2012年非洲经济增长的预测,再加上之前的国内媒体报道,关于中国商人投资非洲矿业的悲剧,最终无处可寻,还有中国人非洲人民的安全。对局势的担忧,各种混乱不禁让人纠缠不休:非洲,这是机遇还是陷阱?本期,邀请格兰仕集团副总裁刘桂中,南非飞通集团董事长吴少康,中国国际商会副秘书长林顺杰参加对话,试图形容一个真实的世界。非洲为中国企业。必须去非洲品牌形象设计的全球经理:三个人应该说他们对非洲非常熟悉。刘主席和林书记多次访问非洲。吴主席也已经在​​非洲呆了将近20年。您如何看待非洲?印象?吴少康:大多数人认为非洲非常贫穷和落后。实际上,非洲的面积很大,不同国家的消费水平也有很大差异。例如,在南非,其消费水平与中国没有太大差异。刘贵忠:非洲的进入门槛相对较低,因此市场增长前景非常可观。林顺杰:每个非洲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如果中国公司能够认真准备并充分理解这一点,那么可以说每个国家都适合进入,除非该国由于政治动荡而目前像利比亚那样悲惨。世界经理人:今年下半年有几个中非合作论坛,在中国引发了“非洲热”。但是,在10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2012年南非的增长预期从5.4%下调至5%。是开放非洲的好时机吗?林顺杰:不管现在好不好,现在我们都要去非洲。由于欧美市场持续低迷,我们判断到明年下半年,欧洲市场将不会好转。由于美国最近一直热衷于排斥中国人,特别是今年是大选之年,因此它对中国产生了相对较深的影响,因此我们只能进入新兴市场。在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的三个新兴市场中,我们必须发挥非洲的发展潜力。至于评级的下调,我认为这些数据具有参考意义,但是我们不能迷信,因为降低几个百分点不会对今年非洲的生产产生重大影响,所以不要过度使用这些传统数据来衡量它。刘贵忠:现在,一些非洲国家越来越关注中国产品进口对本国企业的影响。一些国家也在采取一些类似于贸易壁垒的措施,例如无法进口整机,对整机进口征收高额关税等。非洲公司爱与恨中国公司。我们必须注意贸易壁垒,不要因为贸易壁垒而停止一切先前的努力。世界经理:是认为非洲确实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市场。具体来说,在哪些领域或行业中存在更多的机会,挑战是什么?吴少康:房地产,矿业,轻工制造业等机会都很好。不仅南非,而且许多周边国家的矿藏也很丰富。但是,无论是房地产投资还是矿业投资,都必须具有实力和敬业精神。许多中国人在南非采矿,其中许多是小型公司。他们既没有采矿权,也没有足够的资金。从其他人那里购买了数百万美元以开放采矿权。如果没有后续投资,矿山所有者将无法获得合同中约定的份额,并且必须收回矿山并可能起诉您。刘桂忠:就家电行业而言,与非洲其他国家相比,南非的家电市场具有较好的发展基础,并已形成一定规模,但其中80%仍依靠进口,其中给国内家电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发展空间。 。但是,南非现有的加工业和制造业还很不完善,配套体系较差,分销渠道也很混乱。因此,我们必须在当地找到良好的合作伙伴。非洲安全吗?世界经理:目前,西方媒体正在报道中国没收非洲财富的报道。今年八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问了非洲,甚至鼓励非洲对中国的“外国渗透”保持警惕。从您的个人经验来看,非洲政府和非洲人民友好吗?吴绍康:不同国家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就费里通所在的南非而言,当地人对中国人非常友好,警察甚至派人保护中国商人24小时,而且是免费的。林顺杰:总的来说,非洲人民对中国非常友好。即使在赞比亚,现在也总是喊着“中国人走出去”,但是这种反华情绪只是当地的政治要求,西方国家对此很困惑,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如果我们能够以建设坦赞铁路的心态开展工作,我相信我们仍将赢得这些国家人民的心。另一方面,中国公司还必须进行认真的准备,以通过私人渠道影响其政府并影响其劳工组织。在当地开采矿山后,应尽可能对其进行加工和冶炼。一些本地需求甚至可以在本地进行交易。一方面,可以雇用当地劳动力,另一方面,可以节省运输和其他费用。世界经理:非洲的安全问题严重吗?听说吴主席遇到过几次抢劫事件。吴绍康:是的。因此,中国人到非洲要特别注意这一点,尤其是很多中国人喜欢使用现金交易,这很容易成为徒的攻击目标,并成为抢劫的目标。此外,您应该尽量少去一些地方,没有钱炫耀自己的钱,开车去宝马,住在一栋大别墅里,很难成为强盗的目标。林顺杰:非洲确实有一些针对外国人的犯罪活动,但是从我们会员公司在非洲的经验来看,针对中国公司的当地人身和财产攻击并不是一个突出的问题。针对华人的一些绑架和抢劫事件是由当地华人设计和参与的。世界经理:除了公共安全问题外,还应该特别注意什么?林顺杰:货币风险,一些非洲国家的货币经常迅速贬值。吴少康:我们过去要交学费,而且货币贬值非常厉害。有时您一夜之间可能一无所有。 1995年,我去了南非进行样品设计。当时1美元等于2.9南非南特,但到2001年,它变成1美元等于13.8南非南特。跳动仍然很大,今年下降了20%。但是,我们可以采取一些避免风险的方法,例如使用远期外汇或美元结算。t,人民币结算等。刘贵忠:信用风险也应引起重视。非洲人的信誉度不是特别好,一些国家有外汇管制,甚至有些国家签发的信用证也不可靠,因此有必要使用一些相关的金融工具来控制金融风险。世界经理:西方公司已经进入非洲。统计数据显示,绝大多数非洲国家的商品市场主要由西方国家垄断。格兰仕和Felitone是否在本地遇到了激烈的竞争?刘桂忠:西方国家采取的策略与我们不同。它们数量虽少,但却非常有利可图。产品针对高端市场。但是中国公司有很多产品。尽管每种产品的利润都不是那么丰富,但是我们采用传统的中国策略,即利润微薄但周转迅速。因此,我们不同于西方公司。另外,我们通过OEM进入非洲也有利于避免激烈的竞争。吴绍康:西方公司确实是较早进入的,许多非洲国家曾经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他们带头。无论在哪个市场,都会有竞争。 Felitong有20多个品牌,我们正在寻找其他制造商在该国OEM,然后再出售给南非。但是我认为,在非洲,特别是南非,与西方公司的竞争实际上没有传说中的激烈。符合当地消费的特点世界经理:我听说在非洲,塑料假花的价格是真实花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一个小的搪瓷杯的价格相当于非洲15公斤土豆的价格。换句话说,非洲充满了金子。那正确吗?刘贵忠:非洲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自由之地。您可以开发任何您想要的东西。毕竟,它人口少,消费基础少。对于格兰仕,我们正在打开几个人口众多且经济条件相对良好的市场,例如南非和阿尔及利亚,然后逐步渗透。吴绍康:我1995年来到非洲,当时的想法是一样的。后来我意识到这并不容易。总的来说,非洲有更多的机会,您需要谨慎操作以找到黄金。林顺杰:说非洲是机遇还是陷阱,我想说这绝对是机遇,不能谈论陷阱。但是任何市场都有一定的风险,具体取决于您如何衡量。世界经理人:根据三个观察,非洲的消费特征与中国有何不同?刘贵忠:非洲市场对高端消费品的需求相对较小,而对中低端消费品的需求相对较大。就进口商而言,我认为他们仍然不同意中国产品的质量,有些人会保持价格低廉。就最终消费者而言,他们对价格也比较敏感。因此,对于非洲市场,您必须选择合适的产品。如果您选择高端产品,例如去欧美市场,您可能无法食用,因为它们的价格非常低。吴少康:他们最关心的是您是否有售后服务。我们出售一种简单的小型家用电器,例如电饭锅,并且包括一年或两年的维修费用。即使是小型收音机,我们也会提供售后服务。但是,如果质量通过,售后服务就不会那么麻烦了。我曾经从事汽车业务一年,将一些中国品牌的汽车进口到非洲,结果造成1000万以上的损失,因为它总是坏掉,需要不时修理。世界经理:无论是格兰仕还是菲利克斯,似乎他们只是在非洲从事贸易,而没有直接投资在当地建立自己的工厂。为什么?刘贵忠:非洲市场与欧美市场不同。这是非常不同的,因此我们不能独自寻找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我们正在与当地代理商合作,他们更加了解当地市场。非洲市场​​不是很成熟。直接投资需要完善的本地支持设施。我们还需要拥有自己的品牌知名度,d完善的销售渠道。我们还需要完善与独立品牌推广合作的售后服务体系。吴绍康:我们考虑建立工厂已有十二十多年了。我们去了解了当地的工厂,最后消除了这个想法。他们的工会非常强大。在这方面,他们正在学习欧洲人。要开除某人,您必须有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否则他会起诉您。实力较强的公司将设立工厂,但对于大多数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确 认